日常懒癌发作
永远在挖坑

英雄学院的乙女操作

当你出现自残行为的时候。

 

爆豪胜己:

 

你早就算好这次他出差的时间。

你笑着为他整理好有点凌乱的衣服,在一个温暖的轻吻之后,他便出门了。

 

你久久的站在门口处,望着面前的门。

滴答滴答——时钟向着未知的终点奔跑着,你的笑容逐渐消失。

这个本该温暖的家,也变得冰冷无比。

 

你面无表情的走到卧室,从床垫和床头的缝隙间抠出了一把弹簧刀。

你握紧了手中的金属利器,坚硬的棱角硌痛了你的手。

你握着弹簧刀,来到了浴室。

 

你放了满满一浴缸的热水,你摊坐在冰冷雪白的瓷砖上。

 

你提起手中的刀,向手腕逼去。

当锐利的刀刃划开皮肤、划开肌肉、划开血管直达你的骨。

感受着剧烈的疼痛。

 

你终于笑了,如暖阳春雪。

如果忽略手腕上那正喷涌而出的鲜血,这绝对是一副会温暖人心的美好画面。

 

然而在你的手指刚触及到那温暖的水面时,浴室的门被炸开了。

爆豪黑着脸,看着你的手腕,他快步走到你的身边,不管你的伤口,直接把住你的手将你捞起来。

 

他怒不可遏,而你笑意盈盈。

他咬牙看着笑着的你,每个字仿佛都是从喉咙里生生挤出来的

“你个蠢货……”

 

而你以为他会毫不客气的给你一个爆炸时,却听见他的语气软了下来。

温热的液体滴在了你的面颊上,你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友。

 

他的眼睛微红,那双永远盛着骄傲与好胜的红色眸子。

如今却溢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他喉头攒动,声音带着微微哽咽。

“留在我身边吧……”

 

不知为何,你也哭了,你就这么抱着他哭了很久。

而他趁着你哭的不能自已时候,抱你去了医院。

 

#我错了!你别哭!我慌!!#

绿谷出久:

这是一次意外

他意外的发现了你手臂上的疤痕,那疤痕如同扭曲的蜈蚣——丑陋无比。

伤口有旧有新。

旧的已经看不出年头,新的连血痂都没退掉

 

你沉默的坐在他的身旁。

你想要说些什么,却无从谈起。

很意外,他没有哭,没有碎碎念。

而是良久的沉默,久到你都以为时间静止了。

 

他突然抱住了你,在你的耳边闷声说道:“对不起。”

绿谷抓着你衣服的手微微用力,将你推到在沙发上。

 

就算他已经二十五岁了,可那张脸却还是如同少年时期的他。

不带一丝肉欲的吻细碎的落在了你的身上,轻柔的仿佛是一片叶子的拂过。

你制止了他,将他低垂着的头,捧了起来。

你却惊讶的发现,他早已泪流满面。

 

绿谷用着那只有着累累伤疤的手,胡乱的抹着眼泪。

本就有点软糯感的清脆少年音,此时带着微微的哭腔。

绿谷:“我不想哭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哭了……嗝”qaq

话的最后还打了一个哭嗝。

 

你只好抱着他,轻声安慰。

绿谷:“明天我要吃猪排饭”

你:“好”

绿谷:“今晚一起睡”

你:“好”

绿谷:“不许再这样了”

你:“好,都听你的……”

绿谷:“如果你再这样就罚你和我结婚。”

你:“好……嗯?”

 

脸上还带有泪痕的绿谷,狡猾的看着你。

挥了挥手中的录音笔。

你第一次觉得,人真的……不可貌相……

#绿谷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告辞#  #你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一个玩笑就脸爆红的小可爱了,你走吧#


啊啊啊啊啊!!

我的月球组啊!

花鸟树【在普江也有发布】

在最漆黑最残酷的黑森林中央的小小房子里,年老丑陋的女巫 弯着腰,为青涩年幼的女巫讲着童话

仿佛许久没有被雨水滋润的干渴泉眼,沙哑的声线磨砺着听者的每一根神经

而那年轻的女巫不不以为然,水润的双眼闪着明亮的光芒

期待着那沙哑嗓音吐露出,远古神明的故事  信仰与宗教,善与恶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那最最轻柔最洁白的云彩上有一颗花树”

“它每在最后一枚雪花消融之时,就会结出最纯白娇柔的花朵”

 

年幼的女巫好奇的问道  “母亲,什么是白啊?”

娇嫩的嗓音像是出生小鸟的第一声脆鸣

 

年老的女巫用沙哑的嗓音说道

 

“那是冬天落下的第一片雪花

  是那清晨初生的第一片云彩

  那是世界上最清澈湖畔中央的一片花瓣

  是那世界上最深最黑暗的深海里的一颗珍珠”

 

老女巫笑了笑“就像你的皮肤一样洁白柔软”她这样说道

年幼的女巫立即就笑的开怀

笑着撒娇“母亲~ 继续继续~”

 

老女巫顿了顿继续说道“那树的名字叫花鸟树,那花的名字叫花鸟”

年幼的女巫疑惑的问道“明明是花,为什么要叫鸟呢?”

老女巫带着孩子一般的狡猾神情 眨了眨眼

仿佛说着天大一般的秘密

悄声说“虚——待会你就知道了~”

年幼的女巫不满的噘了噘嘴

老女巫哈哈一笑,用枯枝一般的手指刮了刮小女巫的鼻子

“就你话多,乖乖听着”

小女巫噘嘴不满的哼唧着小声说着“好吧”

 

“那花鸟树啊,开花时不像其他花树 满枝满丫的

  只有为数不多的枝头顶端,有一个小小的花苞

  那花苞啊一天天的长大,像你一样一天一个样子”

 

小女巫骄傲的笑了笑

 

“一天天过去,那花鸟树的花就开了

  远远看去像是一只展翅欲飞的白鸟”

 

小女巫问“所以它才被叫做花鸟树吗?”

老女巫笑着回答“远远不止呢~”

就在此时外面的乌鸦怪叫了一声

怪异的声音让人不快

年老的女巫皱眉

看向窗外

破旧的木窗外似乎有妖异黑影浮动

小女巫问道“母亲,需要我去看看吗”

老女巫用干枯的双手搂住小女巫说“无需,讲完了这个故事我们一起去”

“嗯”

 

 

“那洁白的花朵一天天绽放,也在一天天的衰老”

“那花树一天天的忧愁着,她问道

 ‘我的孩子啊 为何你一天天的绽放  也在一天天的衰老’

  那花回到她

 ‘我的母亲啊,我是如此的爱你’ 

 ‘但是就算如此我也并非永恒’

 ‘在下一个雪花消融之时,依然会有人绽放’

  花鸟树看着一片片雪花消融

  看着花鸟一次次的绽放  一次次的衰老花败    

  然后在某一天最后一朵花鸟离她而去

  她哭着说‘我的孩子啊为何你们一天天的绽放,为何又一天天的衰败’

 ‘为何一次次的盛开,又一次次的灭亡’

  不知名的声音齐声回道她‘我敬爱的母亲啊,我们是如此的爱你啊’

 ‘我们也未曾离你而去,我们也想要永恒长存’

 ‘但是那是神的命定,一次次的盛开为你带来欢乐’

 ‘一次次的衰败,是为了下一朵花鸟的盛开’

 ‘不必流泪啊——我的母亲’  那声音齐声高歌

 ‘不必哀伤啊——我的母亲’

 ‘我们未曾离去,我们如此的爱着你’

 ‘刹那芳华,一瞬花貌’

 ‘我们何曾未想过永存,但是那是神的命定’

 ‘我们不能违抗!’

  最后一字落下 万物归于平静

  

  而那花鸟树,她一日一日的想着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

  突然顿悟‘如果不是花,那是不是就可永存’

  在那一瞬规则悄然崩溃

  花鸟树用那

  冬天落下的第一片洁白的雪花

  清晨初生的第一片云彩

  世界上最清澈湖畔中央的一片花瓣

  世界上最深最黑暗的深海里的一颗珍珠”

  孕育着新的生命

  

  但是规则的悄然崩溃,引动了天神,得知真相的天神勃然大怒

  那至高至上的天神啊,派去了7名炽天使

  他们下令用那威严的声音命令

 ‘去找到 那个违抗规则的生物!’

  花鸟树被找到

  在那最明烈的圣光下接受审判

  

  神问她‘你为何违背吾等所定的规则’

  花鸟树说‘我一次次看那雪花消融!’

 ‘一次次的看着我的孩子绽放又花败!!’

 ‘一天天的看着我的孩子们啊!盛放又在衰老’

 ‘我不甘心啊!’  她声音悲戚

  就在此刻不知名的声音突然齐声高歌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一声高过一声

 

  待那声音冷寂,天神困惑的问‘汝等对汝自身的永生不满?’

 ‘我只希望能让我的孩子陪我直到我灭亡的那一刻!’

  她声音坚决,掷地有声——”

  

  老女巫的故事讲到此刻,忽然屋外狂风大作甚至卷起了屋上的瓦片

  那狂风捶打着木门…………

  小女巫惊恐的抱着老女枯枝般胳膊

  而老女巫她叹一口气说道“我们走吧”她起身

  驼背渐渐挺直,声音不再沙哑,面容不再丑陋,纤纤玉指 姣好容颜,神情严肃

  小女巫即惊奇又惊慌她不敢言语

  便紧紧跟随着

  

  屋外一片漆黑只有那半空中的炽天使周身围绕着热烈的光!

  那炽天使说道“你的时间到了…………花鸟。”

  小女巫震惊的抬头看向女巫…………不现在应该说是花鸟!

  她是喃喃道“花鸟…………?”

  花鸟慈爱的摸摸小女巫的头说“我便是那故事里违反规则的花鸟树,而你……就是那花鸟魂灵的集合体。”

  小花鸟紧紧抓住花鸟树的袖子含着泪说“不!不!别走!”

  花鸟树说“故事的最后,那至高至上的天神啊……他说……”

 “既然如此便赐你们人之躯壳,让你的孩子陪你到你灭亡的那一刻吧”

  最后的最后…………小花鸟守着那屋子直到她化为白骨…… 黄沙……


_(:з」∠)_灵感来源,学校窗外的花树

作者 雨钟没有水 
可以在普江支持一发不


碎尸万段

“叮铃铃——”

短促默认铃声瞬间惊醒了,沙发上浅眠的人

带着微微的疲倦,拿起手机接通“你好?——”

“许墨现在有时间吗”

听到那个软软的声线的那一刻  双眼便柔和下来“有时间 怎么了”

“…………”“我在咖啡厅等你”

说完对面便挂了电话

心脏不安的跳动  燥热的阳光连窗帘都遮不住  细碎的光影随意散落

略略洗漱一下就前往约定的地方


躁动的风拉扯着风铃,那个有着明媚笑颜那个有着干净绵软声线的人

却在吐露着尖锐刀锋般的语言,疯狂攻击着……我麻木的心脏

“我…………和李泽言准备订婚了”

“那我呢”

“结束了——”

她起身 凳子划在大理石上发出刺耳的杂音,冷漠的背影 

明明是灼夏,可是为什么却冷的刺骨

轻轻的问着心脏“疼吗”

疼——

好疼——

像是被野兽撕扯着 鲜血淋漓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疼呢,第一次——那双灰紫色双眼被染上了迷茫


【既然你的爱留不住她,那就让我醒来吧~我会将她永远的一辈子的留在你的身旁——】

恍惚着恶魔夺走了理智,恨沿着骨绽放,猩红蒙住了双眼

为什么会这么累呢?              羔羊迷茫的问着

睡吧——睡醒了就不会累了        恶魔耳边回答

为什么她会要离开呢?            羔羊麻木的问着

这只是个梦,而你很快就会醒来    恶魔在耳边呢喃着

不安在脑内蔓延感染 却没法惊醒那个。。。。沉睡的人了


罪恶在黑暗中蔓延,曾经的爱在鲜血里开出了最美的花



订婚的那天有着那年夏天最好的阳光,最好的鲜花,和最美的新娘,还有那所有人的噩梦

谁也不会相信那个永远在温和笑着的教授,那个会照顾所有人的许墨,那个让所有人敬仰爱慕的天才

会在订婚宴上用乙醚绑架了所有人

然后他们看着那个曾经温和笑着的男人将他们的订婚女主角放入人造树脂中

他们哭着叫着嘶吼着,说着停下,不要

而那个订婚宴男主角李泽言   被迫眼睁睁看着他即将要约定一生的人,被那个流着泪却又狰狞笑着的男人

浸入树脂————

连挣扎都不曾有过

他挣扎着嘶吼着却只能像个困兽,看着他最爱的人被做成世间罕有的艺术品

那美丽闪烁着细碎光芒的婚纱像是谁的泪

救援队到来的时候

他的手腕被那纤细坚韧的绳子

紧紧勒住,白色西服袖口被血染的猩红

不断的挣扎让他的手腕清晰见骨和他的衣服一样白的刺眼


最后的最后发现有多重人格被关入精神病院的许墨死了

谁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重重看护下弄到锋利的刀片

被人发现的时候

他身上只能看到森森白骨

他最后竟然凭着自己充分的医学知识

将自己,一点点一片片

碎尸万段  !


【许墨自戏】全色盲梗

“世界是美丽多彩的”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世界

这里只有死寂的灰

那光不曾明媚,那热不曾灼烈

只有彻骨的冷和浸骨的寒

看不到“光”连那黑白也未曾分明

逐渐睡眠也被遗忘

疲惫感在独自一人时

嚎哭着涌来连同那冷寂的灰——

一同将我淹没

等待着被惊醒的那一瞬

日子久了,连那最初的惊慌也忘了

直到神明降临的那天

天光拂晓  撕碎无声的灰

畸形的爱意在那一瞬间 扭曲的增长飞快的吞噬着我仅存的理智

那蜷伏这的疯狂欲望在伺机而动

觊觎着世界的宠儿

等待一个瞬间,连那血肉骨头囫囵吞下

丝毫不剩

也在那一瞬我记起了曾经在我掌心死去的蝴蝶

脆弱、绚丽、危险————

 

那小小蝴蝶翅膀上的磷粉  对于我而言是致命的毒药

只要一点,我便能窒息

永远的长眠

可是似乎那只蝴蝶是独特的和她一样      独一无二

 

那明亮的色彩,是危险的信号

但是我却没法逃走了

 

 


我在华尔兹五线谱中辗转反折

我手拂过你冰冷的柔软皮肤

猩红的血染红你的白衣

我们转了一个圈圈圈圈~

就在昨天

你对我的爱就此停产

你残酷语言

斩断我心念

迂回步辗转反折

我后退 你前进

香甜血气

溢满房间

我看不到残酷世界

双眼为何模糊

永生玫瑰在粘稠的肮脏黑夜妖艳绽放

扭曲的爱意杀死我的挚爱

我丢下无谓的武装

我的血 在冷却

你的血 在燃烧

陨落的晨星  约翰福音用猩红谱写

齿间的猩红是你

喉咙里的味道是血的秘密

我吟唱你的葬歌

我对你施下最残酷的刑法

 

我的挚爱 我的血肉

我最爱的人偶

在那黑夜中嘶吼嚎哭的野兽是谁啊

是谁杀了她

血肉模糊的尸骸

最卑微的意图

神的意志 命运的书写

何时才能终结

 

忽然想起

暖色阳光下你的笑靥

是我的救赎


流光浅雨不曾思

碎骨钳止癫狂人

我知道你心欲望

我知道如何让你觉得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知道能让你动心的是那一句情话

我知道你的一切欲望~

宝贝,我可以是你前一秒的情敌

我可以是你后一秒的爱人

我可以找到你心软的地方

我哼着情歌

用深情眼眸注视着你

那曲子或升或降,已经奏响四至五遍

我吴侬软语,在你身后轻拥着你

我在你耳边低喃着让你情动的那一句话

我的宝贝啊♪

你永远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的演技是你的最爱

当你受伤时你就会来找我

我的存在若有若无

或许当许多年以后

不经意间

你会想起我

我的宝贝♪

我可以是你的所以

我明白你一切

我说着谎言,你却动着心

我演了一场戏,你们却以为我伤透了心

我做着一场场虚幻的梦

或许到最后我也找不到自己

但是宝贝♪

我永远知道你的弱点不是吗

我永远可以演出一个深情爱人不是吗

我永远可以用谎言欺骗你不是吗—♪

星A

轻飘飘的感觉一下子充满心脏

填满左心房的的是什么啊

令人沉沦的麻痹感蔓延整个身躯

你的每一个字如狡猾雀儿的羽毛

轻轻  轻轻的划过

不经意间带起一片波澜

仿佛前一秒的阴暗情绪不过是梦一场

明明看到你对别人好时

妒火中烧

明明都知道那是假的

罂粟的味道充斥着鼻腔

向日葵的花语深藏我的心意

只要是你———

饭卡不要丢:

《宝石之国》正如所言是一部充满战斗,成长,友情的作品。战斗,成长,友情。 ——这是宝石们坚强,脆弱,又美丽的战斗故事。.

画师id=14855379

哈哈哈吓得我妈都不认识我了.......哦我妈本来就不认识我